推广 热搜:   公布  开始  现场确认时间  证书领取    考试动态  财会类  视角  临床助理医师 

中国宪法权利形式体系的健全

   日期:2021-07-24     来源:www.dongzhu98.com    作者:未知    浏览:233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中国1982年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与其后的四次修改已经基本构建出一个日趋健全的宪法权利的体系。

2.权利列举条约

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成文宪法中都有具体的权利列举条约,这部分条约对国民的宪法权利进行列举,作为宪法和法律对人权进行保护的依据。中国现行宪法第二章对公民的基本权利进行了广泛列举,基本涵盖了关乎人的存活和进步的基本权利,因此在实体权利内容的规定上应当说是比较健全的。但,在权利列举条约中,中国宪法缺少宪法权利的程序性保障条约。

依据近现代宪政的基本理论,要打造一个真的的法治国家,达成社会的实质正义,非常大程度上依靠于该国维护正义的程序的健全程度。正当的法律程序为权利的达成提供了具体的办法和步骤,确定了法律的运作机制,[2]是保障权利达成的有效渠道之一。因此,在权利列举条约中规定宪法权利的程序性保障条约是完全必要的,而且程序性权利本身就是宪法权利的要紧组成部分。如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规定:“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不能侵犯。除依据可能成立的原因,以宣誓或代誓宣言保证,并详细说明搜查地址和扣押的人或物,不能发出搜查和扣押状。”第五修正案规定:“无论何人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能被剥夺生命、自由或财产。”这部分规定确立了美国的“正当法律程序条约”,有效地保护了美国人民的宪法权利。国内宪法在第三十七条和第四十条分别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实行,不受逮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能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可见国内宪法仅对宪法权利中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秘密”的权利规定了程序性保障,但对于其他大多数的宪法权利则缺少程序性规定。这致使宪法权利的保障缺少“正当程序条约”所确立的程序性机制,因而在遭受非法侵犯时难以获得有效救济。因此,建议在宪法的权利列举条约中增加一个概括性的“正当法律程序条约”作为宪法权利保障的规范性支撑,[3]以强化对宪法权利的有效保护。当然,仅有如此一个概括性的程序条约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打造各个宪法权利具体的程序性保护条约,这将在后文中详细论述。

[1][2]下一页

1.纲领性原则

在宪法的权利列举条约之前,应当以一个纲领性的人权条约作为国家保护人权的基本准则,[1]以此为基础来展开对宪法权利的列举。如此的一个纲领性原则其实是作为一国保护人权的宣言性条约而存在的,它的目的是为了表明:国家负有尊重和保护人权的责任,国家应该采取手段保证宪法权利的有效达成。现在有很多国家的宪法都规定了如此的纲领性条约。如1949 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一章第一条规定:“人之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及保护此项尊严为所有国家机关之义务。因此,德意志人民承认不可侵犯与不可让与之人权,为所有人类社会与世界和平与正义之基础。”1978 年《西班牙宪法》第十条第一款也规定:“人的尊严,人固有些不可侵犯的个人权利是政治秩序和社会和平的基础。”中国在2004 年宪法修正案中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打造起中国宪法权利的纲领性条约,在一定量上健全了国内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表明了国家在保护人权方面承担的责任。

4.宪法性法律

纲领性原则、权利列举条约和概括性条约基本构成了宪法权利的比较完整的形式体系,但,这部分条约只是对宪法权利的粗略规定,并没对有关的具体权利进行详细阐释(比如权利的内涵和外延、权利的限制、权利的边界等等),特别缺少具体权利保障和救济的程序性规定,这就需要宪法性法律进行补充。宪法性法律可以对宪法典中规定比较容易的宪法权利进行扩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饰演宪法讲解的角色,从而在适合的时候有效扩张宪法权利,加大对权利的保护。而且,宪法性法律可以详细规定有关宪法权利的程序性条约,包括宪法权利的保障和救济条约,这对于规范国家权力的运行及促进宪法权利的达成都有要紧意义。比如美国的《阳光下的政府法》、《政府信息公开法》及《情报自由法》等法律详细规定了美国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美国公民获得政府信息的途径和获得政府信息受阻的救济方法,从而预防了美国政府的黑箱政治并有效保障了美国公民的知情权。

但,中国关于宪法权利的宪法性法律仅有《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集会游行示威法》等有限的几部,而且这几部法律的规定对于宪法权利的限制超越保障,根本难以满足对宪法权利进行保护的需要,因此要增加关于宪法权利的宪法性法律的立法,为具体宪法权利的保护提供更为直接有效的依据。[免费论文]

1、宪法权利形式体系概述

宪法权利,通常而言,是指由宪法及宪法性法律确认和保障的人的基本权利。宪法权利体系则是指由宪法及宪法性法律确认的人的基本权利所构成的完整的体系,它是一个整体,包括宪法权利的内容体系、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宪法权利的程序性保障体系、宪法权利的救济体系及宪法权利的限制体系等数个方面。作为对人权最权威的确认和保障,宪法权利体系在一国的人权保护和救济体系中占据最高地位。

中国1982年宪法在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中具体规定了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中国关于宪法权利规定的具体体现。八二年宪法经过四次修正将来,宪法权利体系的规定已经日趋健全。但,中国关于宪法权利的规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譬如缺少宪法权利的程序性保障条约、宪法权利的救济性条约仍不完善与宪法未列举权利没办法得到有效保护等等,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比较混乱且没形成整体性的系统。所谓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是指宪法权利的规定形式所形成的体系,它是宪法权利体系的一个子系统。比如,美国人民的宪法权利是通过权利列举条约、概括性条约、宪法性法律、宪法讲解和宪法判例的形式加以确认和保护的,权利列举条约、概括性条约、宪法性法律、宪法讲解和宪法判例就构成了美国人民宪法权利的完整的形式体系。现在国内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主要包括纲领性原则、权利列举条约和宪法性法律。但,仅有这部分没办法构成一个完整健全的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由于这一形式体系在一定量上致使了既没办法对已有权利进行有效保护,也没办法依据既有权利推导出符合社会进步的新权利,这对于国内宪法权利的保障显然是十分不利的。本文即是试图探讨健全中国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的路径,以期为中国宪法权利体系的整体健全甚或重构做出一些尝试性的努力。

2、中国宪法权利形式体系的问题及健全

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作为宪法权利体系的一个要紧组成部分有着特殊意义。假如一国的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不健全,极易影响宪法权利内容体系的效力,譬如即便宪法权利的内容规定的很全方位,但因为缺少推导的基础,既有些宪法权利会非常快落后于社会的进步,特别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年代,伴随社会的进步,会诞生很多此前未有些新权利;或者虽然宪法权利得以比较全方位的规定,但却没权利保障和救济的具体程序,致使宪法权利遭到侵犯却没救济的具体渠道和办法。因此,构建一个科学合理健全的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是更有效地保障人权的一个要紧渠道。

但,国内现在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相当不健全,下面笔者将从数个方面讨论国内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存在的问题及健全建议:

摘要:中国1982年宪法对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与其后的四次修改已经基本构建出一个日趋健全的宪法权利的体系。但,中国宪法关于宪法权利的规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譬如缺少宪法权利的程序性保障条约、宪法权利的救济性条约仍不完善等等,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比较混乱且没形成完整性的系统。这致使既没办法对既有权利进行有效保护,也没办法依据既有权利推导出符合社会进步的新权利,不利于对中国宪法权利的保护。因此需要从纲领性原则、权利列举条约、概括性条约、宪法性法律、宪法讲解及宪法判例等数个方面健全中国宪法权利的形式体系,以期为中国宪法权利体系的整体健全做出一些尝试性的努力。

关键字:宪法权利;形式体系;健全

3.概括性条约

作为对宪法权利进行保障的要紧依据,列举性条约对宪法权利进行了广泛的列举。但,大家都知道,对宪法权利的列举再全方位,也不可能穷尽所有些人权。更何况,伴随社会的不断进步和进步,还会渐渐产生新的权利。假如仅仅依据列举性条约对宪法权利进行保护显然是不够充分的。但,也不可以每隔几年便修改一次宪法,把新产生的权利写入其中,由于如此不但会紧急损害宪法的确定性,破坏大家对法律的预期判断,而且会大大减少宪法的权威。假如要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最可行的办法莫过于在宪法的列举性条约之后,再增加一条概括性条约(兜底条约),作为对其他权利进行推导的依据和基础,假如伴随社会的进步有新权利产生并需要得到宪法的保护,便可依此条约进行推导,从而解决宪法的稳定性与滞后性之间的矛盾。

如此的概括性条约在很多国家都有规定,美国宪法《权利法案》前八条列举了很多的宪法权利,同时在第九修正案中规定:“本宪法对某些权利的列举,不能被讲解为否定或轻视由人民保留的其他权利。”第十修正案则规定:“宪法未授与合众国、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这便是两条典型的概括性条约,正是以此两条条约为依据,美国最高法院在随后的二百多年中通过讲解宪法大大健全了宪法权利的内容体系,但宪法本身却几乎没改动,从而非常不错地保证了宪法的稳定性和权威性。因此,在宪法中添加如此一条概括性条约有益于进一步扩展宪法权利的内容,并在不对宪法文本进行改动的状况下将新产生的权利吸纳和包容进去,从而在更广泛的范围内维护和保障宪法权利。所以,有必要在中国宪法中增加如此一条概括性条约。当然,该条约的有效落实还需要其他规范的配合,就中国宪法而言,增加如此一个条约只是为推导新的宪法权利提供了依据和可能性,但假如没宪法讲解机关积极行使宪法讲解权,该概括性条约仍然不可以得到真的推行。

 
标签: 国家法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